视网膜病变能治好吗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抗VEGF与玻切手术在ROP治疗中的争议 [复制链接]

1#

编者按

在夏威夷举行的ARVO大会上,Weisenfeld奖被颁发给来自犹他大学莫兰眼科中心的MaryElizabethHartnett教授,以表彰她对眼科临床实践的杰出贡献。Elizabeth教授发现,通过VEGF进行的病理信号转导会导致视网膜病变和早产儿视网膜病变(ROP)的血管内新生血管形成。她研究了调节VEGF信号的机制,通过减少氧化应激,提高细胞连接完整性来治疗ROP和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。《国际眼科时讯》杂志在ARVO会议上采访了Hartnett教授,对此研究进展进行讨论。

抗VEGF治疗ROP的争议

Hartnett教授表示,使用抗VEGF来治疗ROP仍有争议。我们不完全确认抗VEGF疗法在ROP中有一定的好处,原因包括几个因素。Hartnett教授解释说,首先我们仍然不知道药物的剂量以及药物长期安全性。在美国,基于BEAT-ROP的研究(一项比较贝伐单抗和激光治疗的临床试验),我们建议使用贝伐单抗治疗I区3期+ROP。证据表明,使用抗VEGF的药物在没有plus病变或血管内新生血管的婴儿中是不安全的(三期)。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使用抗VEGF疗法,剂量也同样是一个值得争论的问题。Hartnett教授参与了一项临床试验,研究了贝伐单抗的降服剂量,发现即使是1/20的剂量,也可以对1期ROP产生疗效。即便是低剂量,也会使得血清VEGF水平降低。Hartnett教授表示,“我所做的是遵循美国儿科学会和美国眼科学会的指导方针,基于BEAT-ROP的研究,将成人剂量的一半(0.05ml25mg/ml的贝伐单抗)用于1期到3期+的ROP患者,否则,我就采用激光治疗。”

Hartnett教授的研究使用了大鼠氧诱导的视网膜病变模型,以增进对人类视网膜血管生成的原理和抗VEGF治疗的影响。“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,我们发现通过抑制或调节信号转导VEGF受体2(VEGF的血管生成受体),我们可以抑制这两种病理的血管内新生血管化,并延长生理视网膜血管的发育。所以,如果调控得当,我们实际上可以使生理血管更好的形成。高剂量的抗VEGF会导致婴儿生长停滞,至少在一段时间内,以及会导致复发的新生血管形成。它还可能损伤视网膜血管区已经发育的毛细血管。

儿童玻璃体内抗血管治疗的长期并发症

Hartnett教授指出,有报道称在单次静脉注射抗VEGF注射剂后,出现了复发性的血管内新生血管化,甚至是5期的ROP,单次玻璃体腔注射抗VEGF后2.5年。然而,这些并不是标准,但有一些并发症报道。此外关于抗VEGF治疗是否会影响新生儿的神经发育还存在疑问。

婴儿玻璃体切除术指征

Hartnett教授表示,“我们对用激光治疗的婴儿进行了回顾性研究,对进展至4a期视网膜脱离或部分视网膜脱离预后进行分析。发生进展的特征是玻璃体混浊、玻璃体冷凝以及大出血,视网膜高脊隆起范围超过6个钟点位,复发或持续性加重的病变情况。新生血管本身并不能预测视网膜脱离。如果新生血管仍然存在,建议使用激光或抗VEGF疗法。对于使用抗VEGF治疗的婴儿,在何时或是否治疗玻璃体切除术上当前并没有多少共识。一些研究人员建议如果看到活动性血管或玻璃体腔出血,可早期给予玻璃体切除术。我想我也会同意出血是一个很严重体征,此外玻璃体浑浊、增生组织在玻璃体上牵拉视网膜或早期部分视网膜脱离(第4a阶段)也会考虑行玻璃体切除术。玻璃体切除术后,我们通常会每周或2周左右的间隔时间里随访患儿,接下来是每月随访,并让儿童眼科医生对患儿进行后续的视力康复治疗。”

ARVO感言

作为一个活跃的ARVO成员和几个ARVO委员会的主席,Hartnett教授对年会的热情是非常有感染力的。她表示“这是一次伟大的会议。ARVO是我最喜欢的会议”,“会议非常有协作性。我们强调培训的重要性。我们有初级教师、博士后学生和其他来参加会议的学生,他们看到了严谨性对于研究致盲眼病的重要性。在檀香山举行的这次会议受到了很好的
  版权属《国际眼科时讯》所有。欢迎个人转发分享。其他任何媒体、网站如需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之内容,须经本网同意并在文章顶部注明“转自《国际眼科时讯》”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